关于外观设计侵权案中“功能性特征”的判断

——对《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2014年)》中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的分析

来源:http://www.nipso.cn/onews.asp?id=26656

外观设计专利是对产品外观设计的保护,基于此出发点,通常认为产品外观设计中“功能性特征”不应受到保护。但是,功能是产品设计的前提,产品功能会对产品的设计特征造成限制,就此而言,产品的设计与功能是难以完全分离的。那么,具有功能目的的外观设计特征是否应该受到专利保护呢?如果应受到保护,对其保护应达到何种程度?在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相近似时,如何对比两个具有相同功能的或类似设计特征?

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4月21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2014)》中提到如下案例:再审申请人晨诺公司与被申请人威科公司、张春江及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智合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2014)民提字第193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不是由产品功能唯一决定的设计特征,应当在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相近似时予以考虑。笔者将在本文中对该案进行简单回顾,并据此对“功能性特征”的保护问题进行探讨。

据了解,张春江于2009年4月28日提交一件涉及“一种极柱式真空接触器”的外观设计专利申请,该专利申请于2010年2月3日获得授权(专利号:ZL200930121299.6下称涉案专利)。2011年9月15日,张春江与威科公司签订合同,许可威科公司实施涉案专利。威科公司于2012年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晨诺公司生产、销售的zn3a-400/12-ns高压真空接触器侵害其专利权。涉案专利的立体图见图1,被诉侵权产品立体图见图2。

对此,晨诺公司辩称涉案专利为现有设计,并提供2003年相关行业杂志上的真空断路器作为证据。一审法院认为,涉案产品圆柱上的螺纹设计为实现技术功能所必须,2003年就存在与被诉侵权产品相同的设计,因此晨诺公司生产、销售的产品的设计为现有设计,晨诺公司在先设计抗辩成立。

威科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威科公司上诉请求称,晨诺公司作为证据提供的真空断路器与涉案专利产品“真空接触器”不属于相同或类似产品,不能作为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二审法院认为晨诺公司的现有设计抗辩不成立。同时,涉案专利与被控侵权设计相同点如下:1.二者整体都由3根圆柱形极柱和长方形箱体组成。2.极柱均呈圆柱形。3.表面有凸起波纹。4.箱体均有孔洞。5.接线结构相同。6.箱体与极柱连接方式相同。二者不同之处在于:一是被诉侵权设计的极柱上下等粗,上下部均有波纹。二是涉案专利极柱下粗上细,且下半部没有波纹。三是被诉侵权设计的箱体高度略高于涉案专利。

由于极柱式断路器这类产品通常均包括三根表面具有凸起波纹的极柱和长方体状的箱体,对产品整体视觉效果更具影响的应当是极柱和箱体的具体设计变化。具体而言,涉案专利与被诉侵权设计在极柱的具体形状、波纹分布、箱体设计等方面的区别足以对二者的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影响。但由于二者极柱均呈圆柱形且带有均匀波纹,受到极柱波纹防止放电造成闪络这一功能的影响,一般消费者更关注极柱上半部分的波纹,按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原则,二者在极柱具体设计上的区别属于细微差别,不足以引起一般消费者的注意。相反,涉案专利与被诉侵权设计在箱体图案、孔洞、开关方面相似,故两者箱体的具体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据此,二审法院判决晨诺公司侵权。

晨诺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晨诺公司的再审申请称:被诉侵权设计的极柱是上下等大的圆柱形,上下均有波纹,且波纹与涉案专利相比更密,又宽又薄;涉案专利的极柱是上细下粗的圆柱形,只有上半部有波纹,波纹较疏,且又窄又厚;此外,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在接线柱造型、极柱与箱体结合造型以及箱体与极柱比例方面均不相同。产品由极柱区和箱体组成是产品特性决定的,极柱上有波纹和箱体为长方体也是产品功能决定的,这些共同点对整体视觉效果无显著影响。对该产品影响最大的应是极柱区和箱体的具体设计,这是该类产品通常可以进行设计变化的部位。鉴于此,由于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在极柱区和箱体的具体设计方面区别很大,整体视觉效果完全不同。

威科公司提交意见称:极柱上凸起波纹的设计数量属于功能性设计,在判断设计特征时不应予以考虑。涉案专利的使用者是具有高压电器操作使用技能与资格的特殊群体,他们不会对不同产品的安装、操作部位进行观察和识别,而是会对诸如极柱顶部、接线端子、极柱与箱体的连接形式、箱体表面的具体设计等加以特别注意。而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在这些能够引起使用者注意的部位相同,因此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相近似。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基本认定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具体而言,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的不同点如下:被诉侵权设计各极柱为圆柱形,涉案专利各极柱沿高度方向的直径逐渐变小;被诉侵权设计极柱上下均有波纹,涉案专利仅极柱上半部有波纹;被诉侵权设计波纹数量比涉案专利多、波纹间距小、波纹上下尺寸较小等等。对于该类产品,对其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影响的是极柱区和箱体的具体设计。由此,箱体与极柱比例、极柱的形状、波纹的分布、疏密和形状等设计上的差别足以对两者的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影响,因而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既不相同也不相似。对于这类产品,受其功能影响,极柱表面会有凸起的波纹,但是波纹的具体形状、疏密以及波纹在极柱表面的分布并不是由该类产品的功能所唯一决定的,故在判断该类产品是否相同或者相近似时,对于波纹的具体设计变化也应予以考虑。基于上述分析,晨诺公司不侵犯张春江外观设计专利权。

综上所述,尽管极柱与波纹等特征是该类产品的功能所决定的特征,但是波纹的具体形状、波纹的分布、疏密和形状等并不是由产品的功能唯一确定的特征,这些特征应当在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相近似时予以考虑。如本文开篇所言,外观设计专利提供对产品外观设计的保护,根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对外观设计的有关规定,“这种保护不应延及主要是根据技术或者功能的考虑而做出的外观设计”。由此可见,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判决与TRIPs的有关规定是一致的,可以为以后的诉讼实践提供指导。(马维丽)

新民事诉讼法对合同履行地中的“接收货币一方”的理解与适用

对合同履行地中的“接收货币一方”的理解与适用

—重庆市荣昌县法院裁定刁某诉卢某等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案

作者:陈莉  发布时间:2015-05-21 11:30:29

裁判要旨

在考虑合同纠纷立案地点或者应对管辖权争议时,应当从当事人争议的具体内容着手,看当事人是因为合同的哪一条具体规定发生争议,同时在确定诉讼请求及理由时,也需要注意可能对管辖权造成的影响。

案情

2014年5月,被告一卢某因投资建立的公司周转资金不足,向原告刁某提出借款请求。其于2014年5月16日向原告借款人民币100万元,并由被告二余某作为担保人。上述借款由被告一向原告出具借条。该借款没有约定还款时间。原告刁某多次催促被告,其仍不履行还款义务。由于双方当事人在借款时并未约定,发生纠纷时该如何处理。原告选择向合同履行地法院荣昌县法院对被告提起诉讼。

裁判

荣昌县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属于合同纠纷,可由被告住所地和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辖,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由于本案诉讼标的是还款义务,合同履行中接受货币一方当事人在荣昌县境内,合同履行地应为荣昌县的行政区域。原告选择在“合同履行地”对被告提起诉讼,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荣昌县人民法院对该案件依法享有管辖权。不能以合同履行地确定管辖法院的理由不成立。因此,荣昌县法院裁定驳回被告余某对本案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申请。

裁定发出后,双方当事人均未在法定期限内上诉,现该裁定已经生效。

评析

根据最新修订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对合同履行地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即时结清的合同,交易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合同没有实际履行,当事人双方住所地都不在合同约定的履行地的,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笔者认为在今后的合同纠纷管辖争议中,将不再先入为主地根据合同权利义务内容判断合同性质,而是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等内容,判断当事人争议标的的具体内容,从而确定管辖地点。尤其是在“争议标的是给付货币的,以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对“接受货币一方”的理解应紧紧抓住争议标的这个关键点来确定案件的管辖问题。

一、“合同履行地”的确定标准

新民诉法解释中对于合同履行地的定义与《合同法》的有关规定高度相似。在此之前,有学者和实务界人士曾建议将民事诉讼法中的合同履行地与合同法中的规定做统一定义,即按照《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三)项确定合同履行地并作为管辖依据。但是该项规定是根据合同义务类型来确定履行地的,对于双务合同或者多务合同,可能出现两个以上的履行地点,可能会导致合同纠纷的管辖连接点变得不确定,反而给管辖的确定带来困难。新民诉法司法解释第十八条巧妙地解决了直接套用《合同法》六十二条第(三)项的可能产生的问题,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时,以“争议标的”的内容确定履行地点,从而确定合同履行地和管辖权。根据该条规定,合同履行地的确定不再根据合同性质判断,而根据当事人争议或者案件纠纷所针对的合同项下的某项特定义务确定履行地。例如,在买卖合同纠纷中,当事人未约定履行地点,如果当事人因价款支付产生争议,该争议标的内容为给付货币,应当以接收货币的卖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如果当事人因交货迟延发生争议,该争议标的属于“其他标的”,应当以履行交货义务的卖方。

二、关于“接收货币一方”的理解

根据新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规定,争议标的是给付货币的,以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对于这一问题,在实践中,会产生的分歧在于是不是今后所有的合同纠纷,只要诉请对方支付金钱,都可以在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起诉?我们认为不能简单地得出上述结论,因为新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是针对“合同履行地”的确定,所以该条文中的“给付货币”是指在履行合同约定的给付货币义务,而不是诉讼请求中支付金钱的内容。当事人在合同纠纷中要求对方支付金钱,其依据可能是要求支付价款,也有可能是要求承担违约责任。而在违约之诉中,既包括因履行金钱债务导致的违约之诉,又包括因履行非金钱义务产生的违约之诉。对于后者,当事人发生的争议并不是针对合同中“给付货币”义务,而是针对其他义务。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简单地以诉讼请求当中有支付金钱内容为由,将管辖地确定为原告所在地。司法实践中还是应该抓住“当事人争议标的”这一标准来确定管辖地。

 

 

本案案号:(2015)荣法民管异初字第00005号

第1页  共1页

编辑:荣昌法院

文章出处:人民法院报

 

 

 

2015年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终于在千呼万唤中颁布施行。这部新的司法解释不仅针对2012年新民诉法中创造的许多新制度做了进一步细化的规定,还对一些原有的法律概念做了全新的解释。从本期下午茶开始,天同律师将会与各位同行交流在学习“大部头”司法解释过程中产生的问题与想法。
  新民诉法解释的管辖部分较1991年民诉意见的变化较多,变化的类型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将一些过时或者已经被其他司法解释修订,实际已经不再适用的内容删除,例如补偿贸易合同履行地、票据纠纷管辖规定等;第二种是针对新类型纠纷和实践中对已有规定理解不一致的情形做了明确,例如知识产权法院管辖范围、网络买卖合同管辖、不动产纠纷的含义等;第三种是对民诉法中的有关概念做了新的解释,最典型的就是新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对于“合同履行地”的重新定义。
  原民诉法及司法解释对合同履行地的定义
  早在1982年公布的试行民诉法中,合同履行地就成为确定合同纠纷的管辖依据。在此后的历次民诉法修订中,这一点均未变化。最高法院通过1992年的《若干意见》、其他司法解释以及无数的管辖权争议复函,逐步明确了合同履行地的认定规则。从以往司法解释及复函中可以看出,最高法院力图为每一种类的合同找到一个明确的“履行地”,并以此作为确定管辖的依据。例如最高法院在《若干意见》中对买卖、加工承揽、财产租赁等合同履行地做了明确规定,又在后续的司法解释、复函等文件中进一步细化各种合同履行地的概念。例如在1993年《关于如何确定借款合同履行地问题的批复》中,最高法院认为借款合同是双务合同,但是因贷款方先履行放款义务,应当以贷款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在1996年《关于确定经济纠纷案件管辖中如何确定购销合同履行地的规定》中,最高法院面对实践中购销合同履行地认定标准混乱的情况,明确将“交货地”规定为购销合同履行地,而对于履行地或者交货地无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不以合同履行地作为管辖依据。
  这样的规则使得合同纠纷案件中的管辖权争议往往会演变成合同性质的争议,最高法院在1996年颁布的《关于经济合同的名称与内容不一致时如何确定管辖权的批复》中更是规定了法院应当按照合同约定的具体权利义务确定合同的性质,从而确定合同履行地和法院管辖权。最高法院每年处理的管辖权争议案件中,有许多是通过确定合同性质再决定管辖的情况。但是,合同性质本身属于实体问题,法院在确定案件管辖阶段就认定合同性质难免有本末倒置之嫌。
  新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解读
  新民诉法解释中对于合同履行地的定义与《合同法》的有关规定高度相似。其实在此之前,有学者和实务界人士曾建议将民事诉讼法中的合同履行地与合同法中的规定做统一定义,即按照《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三)项确定合同履行地并作为管辖依据。但是该项规定是根据合同义务类型来确定履行地的,对于双务合同或者多务合同,可能出现两个以上的履行地点,可能会导致合同纠纷的管辖连接点变得不确定,反而给管辖的确定带来困难。
  新民诉法司法解释第十八条巧妙地解决了直接套用《合同法》六十二条第(三)项的可能产生的问题,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时,以“争议标的”的内容确定履行地点,从而确定合同履行地和管辖权。根据该条规定,合同履行地的确定不再根据合同性质判断,而根据当事人争议或者案件纠纷所针对的合同项下的某项特定义务确定履行地。例如,在买卖合同纠纷中,当事人未约定履行地点,如果当事人因价款支付产生争议,该争议标的内容为给付货币,应当以接收货币的卖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如果当事人因交货迟延发生争议,该争议标的属于“其他标的”,应当以履行交货义务的卖方。
  由此可见,在今后的合同纠纷管辖争议中,法院将不再先入为主地根据合同权利义务内容判断合同性质,而是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等内容,判断当事人争议标的的具体内容,从而确定管辖地点。相较而言,争议标的内容远比合同性质更易判断,也更少掺杂主观判断因素。而对于律师来说,今后考虑合同纠纷立案地点或者应对管辖权争议时,应当从当事人争议的具体内容着手,向法官阐明当事人是因为合同的那一条具体规定发生争议,同时在确定诉讼请求及理由时,也需要注意可能对管辖权造成的影响。
  当然,新民诉法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对财产租赁合同、融资租赁合同、网络买卖合同的履行地做了特别规定,因这些合同产生的纠纷,自然适用前述规定确定管辖。
  几个需要主要的问题
  由于新民诉法第十八条完全颠覆了原有合同履行地确定规则,所以在施行初期可能会面临一些理解上的问题。
  第一,对于“合同履行地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理解。原有合同履行地确定规则是将某一特定合同义务的履行地点作为合同履行地,所以只要该特定义务的履行地点未约定或约定不明,即视为未约定合同履行地。而新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是按照争议标的内容来确定合同履行地的,那么在多务合同中,如果当事人仅约定了部分义务履行地点,但是对未约定履行地点的义务发生争议的,如何确定合同履行地?
  从新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的整体来看,该条文中的合同履行地应当理解为“义务履行地”,该理解更符合《合同法》关于履行地点的规定。按照前述理解,第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就是指当事人对某一合同义务约定了履行地点的,且当事人因该义务发生争议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作为合同履行地确定管辖。如果当事人所争议的义务没有约定履行地点,让应当根据第十八条第二款确定履行地。但是从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的规定来看,最高法院仍然保留了在部分双务合同中确定单一履行地的规定,表明最高法院并未完全放弃以特征义务履行地作为单一履行地的判断思路。因此,这一点可能要根据第十八条实施情况,由最高法院通过单独司法解释或者其他方式进一步明确。
  第二,关于“给付货币”的理解。根据第十八条规定,争议标的是给付货币的,以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那么是不是今后所有的合同纠纷,只要诉请对方支付金钱,都可以在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起诉?
我们认为不能简单地得出上述结论,因为新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是针对“合同履行地”的确定,所以该条文中的“给付货币”是指在履行合同约定的给付货币义务,而不是诉讼请求中支付金钱的内容。当事人在合同纠纷中要求对方支付金钱,其依据可能是要求支付价款,也有可能是要求承担违约责任。而在违约之诉中,既包括因履行金钱债务导致的违约之诉,又包括因履行非金钱义务产生的违约之诉。对于后者,当事人发生的争议并不是针对合同中“给付货币”义务,而是针对其他义务。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简单地以诉讼请求当中有支付金钱内容为由,将管辖地确定为原告所在地。
  第三,当事人存在多项争议时的管辖确定。原有合同履行地采取的是单一履行地原则,即一类合同只有一个履行地认定标准,一个合同只有一个履行地,所以无论当事人的诉请内容为何,只要确定合同性质便能确定合同履行地。在新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下,如果当事人因同一合同项下不同种类的合同义务发生争议,可能会在一个案件中产生多个履行地。在此情形下,是每一个合同履行地法院均有管辖权,还是要区分义务的主次关系确定管辖权?我们认为,该种情形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共同管辖的规定,但是这种理解可能会引发当事人滥列诉请、挑选法院的情况,需要最高法院在实践中加以明确。

 

各P2P网贷贷款利率汇总

宜人贷(宜信旗下),月费率低至0.78%,年利率为0.0936;

人人贷(最长24个月):月利率0.88%,年利率为0.1056;

支付宝借呗:日利率0.045%,年利率为0.162;

陆金所:

 

信用卡分期手续费:

工商AND农行:12期7.2%,24期15.6%(农行为14.4%)

山东:“住改商” 须经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

根据《物权法》相关规定,业主将住宅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山东物业管理条例》也有相关规定,业主因特殊情况需将住宅、车库或者其他附属设施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应向业主委员会或社区居民委员会提出书面申请,并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后,方可依法办理相关手续。

附:关于同意将住宅改为经营性用房的证明

 

众筹知识

2015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这是互联网金融第一次被主管监管机构以正式文件的形式予以明确,它的落地对于股权众筹乃至互联网金融行业都可谓“久旱逢甘霖”。

2015年8月7日,证监会下发《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也是《指导意见》针对互联网金融确立分业监管制度来,证监会首次发声。此次《通知》依据7月18日央行等10部委的《指导意见》的规定,进一步详细界定了股权众筹的概念,把市场上那些开展的冠以“股权众筹”名义的活动,是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的非公开股权融资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集行为剔除出股权众筹的概念。该《通知》指出“股权众筹融资主要是指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具体而言,是指创新创业者或小微企业通过股权众筹融资中介机构互联网平台(互联网网站或其他类似的电子媒介)公开募集股本的活动。”

从 2014 年开始,国务院和证券业协会相继出台了一些规范股权众筹的意见和管理办法,其中最重要的文件是 2014 年 12 月18 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管理办法》)。

众筹平台模式(四类):

债权众筹(Lending-based crowd-funding):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投资,获得其一定比例的债权,未来获取利息收益并收回本金(我给你钱,你之后还我本金和利息)—债权众筹其实就是 P2P 借贷平台

股权众筹(Equity-based crowd-funding):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投资,获得其一定比例的股权(我给你钱,你给我公司股份)—投资者在新股 IPO 的时候去申购股票其实就是股权众筹的一种表现方式。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股权众筹主要特指通过网络的较早期的私募股权投资,是 VC 的一个补充。

回报众筹(Reward-based crowd-funding):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投资,获得产品或服务(我给你钱,你给我产品或服务)—回报众筹一般指的是预售类的众筹项目,团购自然包括在此范畴。但团购并不是回报众筹的全部,且回报众筹也并不是众筹平台网站的全部。

捐赠众筹(Donate-based crowd-funding),又称公益众筹: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无偿捐赠(我给你钱,你什么都不用给我)。

企业征信机构名单(含个人征信)

2015年1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公布了
首批获得个人征信牌照的8家机构名单。此前央行已向26家企业发放了企业征信业务牌照。

这8家机构分别为:腾讯征信有限公司、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征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鹏元
征信有限公司、中诚信征信有限公司、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拉卡拉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华道征信有
限公司。

在这8家机构中,既有像鹏元、中诚信等传统的征信机构,也有像腾讯征信等从事互联网征信业务探索的
机构。央行要求这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准备时间为六个月。
央行在2013年先后下发《征信业管理条例》和《征信机构管理办法》,其中《征信机构管理办法》中规定
,申请设立个人征信机构应具备的条件和需要递交的材料。包括个人信用信息系统符合国家信息安全保护
等级二级或二级以上标准;信息来源第三方和信息服务第三方的标准;此外,注册资本金要达到5000万元

7月,伴随着央行验收工作的结束,首批个人征信牌照发放已是呼之欲出。与此同时,不少机构已经开始
积极着手准备,力争成为第二批个人征信牌照的获得者。
企业征信牌照(2014年共有26家,其中北京21家,上海5家):
序号 企业征信机构名称 机构信用代码 经营备案证编号
1 中诚信征信有限公司 G1011010800074030M 10001
2 拉卡拉(北京)征信服务有限公司 G10110108113536016 10002
3 北京宜信致诚信用评估有限公司 G10110105097609302 10003
4 网信征信有限公司 G1011010713285560K 10004
5 北京海智金诚信用管理有限公司 G1011010813366320D 10005
6 中诚信源征信有限公司 G10110109131291701 10006
7 北京冠捷时速信用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G10110228123338403 10007
8 中品质协(北京)质量信用评估中心有限公司 G1011010101489320O 10008
9 金电联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G1011010106156930T 10009
10 中企评协信用评级中心(北京)有限公司 G1011010506234900V 10010
11 东方安卓(北京)国际信用评估中心有限公司 G1011010606777620M 10011
12 北京中数智汇科技有限公司 G1011010711628240R 10012
13 北京国富泰信用管理有限公司 G1011011501825330E 10013
14 北京东方金诚数据咨询有限公司 G1011010804257100V 10014
15 北京和融通征信服务有限公司 G1011010813954620A 10015
16 全联(北京)征信有限公司 G1011010811244930K 10016

第二批的4家:厚普征信有限公司、国诚信(北京)征信有限公司、信和汇诚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百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第三批:
已获第三方支付许可机构(支付机构,共5批 269家):
http://www.pbc.gov.cn/publish/zhengwugongkai/3580/index.html

几种常见的电子商务模式:B2B、B2C、C2C、O2O

终于有人把O2O、C2C、B2B、B2C的区别讲透了,互联网的一些事

(1)B2B模式
B2B (Business to Business), 是指商家与商家建立的商业关系。 例子:阿里巴巴、慧聪。
B2B模式是电子商务中历史最长、发展最完善的商业模式。

(2)B2C模式
B2C (Business to Consumer), 就是我们经常看到的供应商直接把商品卖给用户,即“商对客”模式,也就是通常说的商业零售。例子:当当、卓越、优凯特。

(3)C2C模式
C2C (Customer to Consumer) ,客户之间自己把东西放上网去卖,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电子商务。例子:淘宝、拍拍、易趣。

(5)O2O模式
O2O即Online To Offline,也即将线下商务的机会与互联网结合在了一起,让互联网成为线下交易的前台。

案例解读超龄人员的工伤认定法律问题

我国工伤保险制度的两大难题:一是超龄工人的劳动关系确认问题;二是超龄工人的工伤赔偿问题。

基本案情:刘玉启,1948年2月生人,于2005年12月入职北京丽豪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豪园物业),主要负责首钢地质勘查院的绿化保洁工作,月薪为900元,以现金形式发放。“没和单位签合同,也没上社保。”2009年8月,刘玉启在上班期间去市场买保洁工具,在回勘查院的路上,被一辆小轿车撞伤,导致三根肋骨骨折。事发时,他已经61岁,属于超龄工人。 继续阅读

著作权侵权纠纷中,销售者“合法来源”抗辩能否适用?

我国在2001年入世前夕对著作权法进行第一次修正时,增设的“合法来源”条款,其初衷是在著作权侵权纠纷中为无过错侵权人提供免责的救济途径,其用意是保护善意相关者。司法实践中商品销售者作为流通环节的主力军是著作权侵权案件中经常被诉的对象,合法来源抗辩也系其在诉讼中提出的较为常见的抗辩事由。在《商标法》第64.2条和《专利法》第70条都明确规定了销售者在满足一定的条件下可主张合法来源抗辩,但《著作权法》中的合法来源条款却未出现“销售者”或“销售”字眼,仅规定了出版者、制作者的“合法授权”抗辩以及发行者和出租者的“合法来源”抗辩,这就产生了销售者能否主张合法来源抗辩的法律适用问题。

《著作权法》第53条规定:“复制品的出版者、制作者不能证明其出版、制作有合法授权的,复制品的发行者或者电影作品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的出租者不能证明其发行、出租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下述三个案例较具代表性地体现了法院对此问题的不同态度。

案例一:原告经知名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卡通形象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授权享有上述美术作品的专有使用权,其起诉公园乐购公司在其销售的童鞋产品上擅自使用了“灰太狼”的卡通形象美术作品,要求被告方赔偿损失及合理费用,被告辩称其所销售的童鞋系从案外人元鹏公司处购得,以此主张合法来源抗辩。法院最终以灰太狼卡通形象知名度高,被告未对权利来源进行实际审查为由认定乐购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

案例二,原告开圆公司是《12生肖全家福网络世界历险》动画作品的著作权利人及原创人,其发现被告世纪卓越公司销售了侵犯其上述作品著作权的商品,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卓越公司以其销售的涉案产品有合法来源,是其从浙江新华书店集团处购得,且VCD标识规范、权利信息齐全,其有理由相信该商品系正版、合法出版物。后法院在判决意见中回避了销售商卓越公司是否享有合法来源抗辩问题,仅仅以被告主观上没有过错,判定其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仅承担停止销售的法律责任。

案例三,原告张某起诉被告世纪卓越公司以及杂志社,原告称杂志社编辑、出版、发行的一期《特别关注》杂志未经其同意擅自使用了其创作的一幅漫画,要求销售商卓越公司与杂志社停止侵权并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卓越公司主张合法来源抗辩,法院认为,卓越公司仅是涉案杂志的销售商,有合法的进货渠道,且审查了供货商的营业资质,主观上不具有过错,无需承担赔偿责任,仅需要承担停止销售涉案杂志的法律责任。

从上述三个案件,基本上可知法院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对销售者能否援用合法来源抗辩条款的总体意见有三:一是可以适用,但是对于“合法来源”的审查非常严格,基本上等同于“合法授权”的审查,且认为合法来源抗辩需以不知道或者不应当知道其出售的乃侵权产品为前提,相当于将销售者的主观过错状态与合法来源并列为免除赔偿责任的两个必备条件,如案例一中法院的观点;二是对合法来源抗辩问题予以回避,直接从销售者的侵权主观状态上考察,审查其是否具有侵权的过错,如无过错则免除其赔偿责任,这种态度相当于对销售者适用了过错责任归责原则,而非过错推定原则,如案例二中法院的态度;三是对合法来源予以明确肯定,并且审查较宽松,只要有满足“合法取得”(而非“合法授权”)即可认定其合法来源的抗辩成立,从而免除侵权赔偿责任,如案例三中法院的判决。

商标评审案件中,商标的称谓

在2014版新《商标评审规则》中,统一了案件中商标的称谓。以下是条文内容:

        第二条 根据商标法及实施条例的规定,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负责处理下列商标评审案件:

(一)不服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驳回商标注册申请决定,依照商标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申请复审的案件;

(二)不服商标局不予注册决定,依照商标法第三十五条第三款规定申请复审的案件;

(三)对已经注册的商标,依照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请求无效宣告的案件;

(四)不服商标局宣告注册商标无效决定,依照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申请复审的案件;

(五)不服商标局撤销或者不予撤销注册商标决定,依照商标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申请复审的案件。

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前款第(一)项所指请求复审的商标统称为申请商标,第(二)项所指请求复审的商标统称为被异议商标,第(三)项所指请求无效宣告的商标统称为争议商标,第(四)、(五)项所指请求复审的商标统称为复审商标。本规则中,前述商标统称为评审商标。

个人总结:

程序 主动方/商标称谓 被动方
驳回复审 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
不予注册 被异议商标
请求无效宣告的商标 争议商标
注册商标无效或撤销复审

评审商标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